严歌苓小说中的伦理和女权 Ethical and feminist mentality in Geling Yan’s novels

去年底,当电影《芳华》在海内外引起很大反响时,大家再次关注原著及其作者严歌苓。严歌苓是最受华人读者喜爱的当代女性作家之一。她的作品备受大陆著名导演的青睐,被频频搬上荧幕。虽然侨居国外,她作品中的人物贴近大陆各个历史时期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她笔下的女性角色不仅美丽、善良,而且有着深邃的个性和历史的复杂烙印。她在作品中呈现的对伦理和女权的视角往往引起读者对传统道德的思考和争议。 伦理是用于定义一件事在道德上的好坏和正误。对伦理的认知源于人类初期作为社会群体而制定的生存规则。在一个社会,伦理是道德标准的体系。不同的社会有不同的体系。在中国,源于老子的《道德经》和孔子有关君子的教诲形成了最基本的道德规范。古代儒家的《三从四德》对妇女一生的行为、修养和道德进行了要求和规定。近代的“五四”运动在科学和民主的旗帜下,提倡新道德和妇女解放。1949年后,法律保证妇女在政治经济、教育水平和婚姻家庭方面地位的提高,提倡男女平等。从历史的角度来看,关于妇女地位的伦理道德是从夫权到女权的演进。 然而,严歌苓的作品对这些不同时期规范妇女行为的礼教和道德却有其独特的诠释。《小姨多鹤》讲述日本少女多鹤在日本战败投降时作为被遗弃的殖民者被卖到东北一户人家,成了传宗接代的“工具”。她被安排成为自己所生孩子的小姨,以这一尴尬的身份与一位中国女人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对同一个男人衍生出爱和依赖。在这部小说中,读者会看到旧道德和新道德在特殊年代下对多鹤命运的驱使和多鹤无选择的畸形爱恋的形成。读者可能会问道:这些伦理道德究竟为女性带来了什么?对这个问题,您可能会在《陆犯焉识》中找到一些答案。这是一部家族史小说。小说描写了主人公陆焉识在民国时留洋回国到文革时期的一生,是以作者祖父严恩春为原型。尽管小说围绕陆焉识的经历展开,其妻子冯婉喻演绎了一位符合传统道德礼教的贤妻良母形象。冯婉喻温婉而坚毅,她没有对包办婚姻的不满和风流倜傥丈夫的责备。尽管世事变迁,她对丈夫的爱恋、忠诚和顺从从未改变。她以三从四德为基准的付出换来了丈夫的浪子回头和爱。但她最终已经不能感知这份爱了。这本书的凄美使读者对传统道德下女性争取爱和被爱权利的方式感到困惑和惋惜。 如果说女权这一概念在多鹤和冯婉喻这样的传统女性形象中若影若现或无踪可寻,严歌苓在另外一些作品中围绕爱和性的道德和不道德,通过其塑造的众多女性角色对女权展开更深入的探寻。《天浴》是一个极端的例子。文革下乡的女知青文秀是一个单纯又充满朝气的女孩,为了回城的利益而出卖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逐渐迷失和泯灭。这部小说提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我们是应该指责文秀用不道德的手段来获取回城的权利,还是那个道德泯灭的时代!《金陵十三钗》中一群做着“不道德”营生的妓女用自己的生命换回了女学生们的安全逃离被日本人占领的南京城。这群女人用最极致的方式在维护着民族的尊严。《花儿与少年》中女主人公晚江为了寻求物质上的幸福,和丈夫离婚并嫁到美国。当读者指责晚江的不道德时也会看到她周围每一个角色的猥琐。当一个女人用婚姻来换取权利而周围的人也坐收渔利时,所有的道德问题可能就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问题了。《老师好美》讲述了一位36岁单身离异女班主任与两位花样少年在校园中演绎了一场隐秘而炽烈的不伦之恋。这部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是严歌苓所有小说中备受责难的人物之一。不过,如果从女权主义的道德观来看,读者可能会理解女主人公是怎样地挣扎在关爱自己和关爱他人的矛盾中。这一矛盾是女权主义伦理学Feminist ethics最核心的问题。 严歌苓的小说吸引读者的地方在于她努力在作品中探讨人性的复杂性。如果您对严歌苓的小说感兴趣,在图书馆还可以找到她的其它小说。同时也欢迎您参加Fendalton图书馆的读书会分享您的读后感。我们每月第二个周五晚6.30-7.30在Fendalton图书馆会面。 严歌苓部分小说书目Novels by Contemporary Chinese Author Yan, Geling Kōrerorero mai - Join the conversation…
View More about 严歌苓小说中的伦理和女权 Ethical and feminist mentality in Geling Yan’s novels

读《茱萸的孩子:余光中传》,忆乡愁诗人余光中 “Nostalgia poet” Yu Guangzhong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春节探亲访友之际,海外的华人都以各种方式表达对故土和亲人的思恋。朗诵余光中的《乡愁》往往成为人们表达这一情感的一种方式。台湾著名诗人、文学评论家、教育家、翻译家余光中先生以脍炙人口的《乡愁》赢得了“乡愁诗人”的称号。 然而,他对华人社会的贡献远远超出了这一称号冠以他的殊荣。在他的一生中, 余光中先生发表了多部诗集、散文和翻译作品。每首诗文都得益于他在一定时代背景下真实的情感和体悟。所以,他的作品能牵动亿万华人的心。傅孟丽的《茱萸的孩子:余光中传》是走进这位大师的世界,理解他的诗文的最好导读。          《茱萸的孩子:余光中传》的中文简写本完成于2007年。余光中先生于2017年病逝。因此,这本书记录了余光中先生一生的重大事件,算得上是一本较完整的传记。在书中,作者将余光中先生的一生分成五个阶段,包括大陆时期、台北时期、赴美时期、香港时期和高雄时期。以此为主线,作者也侧写了余光中先生的家庭、亲情、爱情、友情、师生情和个人性格,以达到“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效果。         尽管该书各章节之间的连贯性似乎不太明显,作者严谨的写作态度值得称颂。每一事件的资料都来源于详细访谈,经过多方核实。作者很巧妙地避免了写传记时易走的两个误区。既没有将该传记写成“供词”以暴露不必要暴露的隐私;也没有将其写成“颂词”而一味歌功颂德。书中呈现的是一位有七情六欲、经历丰富的文化人—有过儿时对战争的恐惧、青壮年时的壮志凌云、客居他乡时被排挤和最终的功成名就。         这本书的另一个读点就是它将余光中先生的一生不同时期的作品和他的生活境遇有机地结合起来以解读这些作品。读过该书,您会对下面一系列问题有更清晰的答案:为什么余光中先生在散文《从母亲到外遇》中说:“大陆是母亲,台湾是妻子,香港是情人,欧洲是外遇。”?《沙浮投海》和《舟子的悲歌》表达了大师怎样的心境?为什么诗集《莲的联想》在台湾诗史的演进中很珍贵?《白玉苦瓜》的音乐性从何而来?余光中先生什么时候写了《三生石》?         如果您喜欢读余光中先生的作品,《茱萸的孩子:余光中传》是一本必读的书。建议您首先读这本书,然后通过以上链接欣赏他的作品。这样,您可能对大师的作品会有更深的领悟。同时,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读书会微信群(微信号:hongwangccl),参加我们的余光中作品在线讨论。 Zhu yu de hai zi Kōrerorero mai - Join the conversation…
View More about 读《茱萸的孩子:余光中传》,忆乡愁诗人余光中 “Nostalgia poet” Yu Guangzhong

Podcast – Organ harvesting

Christchurch City Libraries blog hosts a series of regular podcasts from New Zealand's only specialist human rights radio show Speak up - Kōrerotia. This show is created by Sally Carlton. This episode discusses: Stats on organ transplants in China; why are we talking about organ harvesting now when it has been going on for decades? Differences…
View More about Podcast – Organ harvesting
1 - 9 of 9